银杏风 返回

古刹疏钟

古刹疏钟

史传

 

 

 

延令村早在未成为泰兴县治之前,就是建庙修观的吉地,这与其地理位置相关,延令村地处泰兴高沙平原、沿靖平原和沿江平原的交汇点。泰兴城内,最多时拥有大小庙宇约三十座。现按修建先后,择其要者,略述如下。

 

延佑观

建于唐永徽五年(654),故址在今金龙大厦地块,即鼓楼文化广场南对面,是泰兴最古老的庙观,因为规模较大,本地人称其为大观。

延佑观坐北面南,庙门前有条东西向的巷子,观前巷,即今飞凤路自农行后门至鼓楼南路一段。大门三开间,正中一间门槛很高,比普通人膝盖还高,槛外左右各有一大石鼓,门顶正中悬着一块匾额,长方形,红底金字,上书“延佑觀(观的繁体字)”三个大字,没有落款,不知何人所书。字体为行楷,“觀”字左右两部分笔法不同,仿佛不是出自一人手笔。民间有传言说是宋高宗手迹,其中“雚”是宋孝宗手迹。更多人传言是抗金英雄岳飞,战争期间路过泰兴,为延佑观题写匾额,写到“雚”时,军情紧急,只得搁笔匆匆离去。这些说法都非信史,由于年代久远,真实情况已不可考。进入大门,是宽敞的庭院,南北进深约五十米,东西宽约四十米,两侧厢房前各有一排高大的古柏。庭院北面是真武殿,五开间,高大气派,富丽堂皇,殿前石阶下,左右各有一株两人合抱的古银杏树。殿内立柱异常粗壮,据说都是楠木的,今已无从验证。柱子原本朱红色,由于经年累月受香火熏染,变成暗褐色。正堂内北面神台上是真武大帝金身塑像,坐姿,几乎挨着屋顶。两边是龟蛇二神将。

大殿之后,原先是玉皇阁,清代前损毁已久。至清嘉庆十六年(1811),由县民捐款,在玉皇阁旧址建起道长住所。

北伐时期孙传芳部进驻泰兴,1940年日伪侵占泰兴,延佑观先后遭损毁。1942年,伪十九师师长蔡鑫元在延佑观残址上建起延令中学。泰兴城内最古老的庙宇,从此踪迹难寻。

 

广福寺

广福寺建于唐光化二年(899),故址在今仙鹤湾以西,府前街以东。元代以前,广福寺一直是泰兴城内规模最大的寺庙,为著名律宗禅林。因寺内有弥勒、慈氏、文殊、大悲、普贤、释迦、地藏、观音、罗汉、吉祥十院,又称十院寺。寺后有池,是名僧法响禅师洗钵处,故称洗钵池。法响,史书上说他俗姓李,唐末海陵县济川镇人,在广福寺出家后,严守戒律,精通佛家经典,洞悉因果循环。有关法响的传说很多,最著名的是《洗钵篇》和《伏虎篇》。

洗钵篇:每天饭后,法响负责给住持等一干人洗饭钵。法响将饭钵统统放进一个大篮子里,浸在池中,用一根洗菜的木拐子反复搅拌捶打,哗哗作响,动静很大,陶土制成的饭钵居然安然无事。这还不算,法响甚至能将饭钵翻过来搓洗,就像清洗布料口袋那样。见者无不目瞪口呆,啧啧称奇。

伏虎篇:从前泰兴一带地广人稀,草木森森,百虫出没,并且时见虎迹,百姓畏惧,不敢耕种。官府命令猎户打虎,每次都无功而返。古籍云:“邑有虎害,响设斋召虎,虎至,弥伏不动,响杖其胫背,自是绝迹。”意思是,本县有虎害,法响做法事唤老虎前来。老虎乖乖地来了,老老实实伏在法响面前,一动不动。法响用法杖敲击老虎的腿和背,让它老实点,不要找麻烦。从此,老虎在泰兴境内绝迹了。

依现代人的眼光看,这类故事显然不可信,违背自然规律,违反科学原理。不过,这类传说的流播,还是有其社会学、宗教学意义的。很显然,这是佛教信徒出于弘扬佛法的意愿,编造出来的善意传奇,目的是让更多人相信法响禅师有法力,从而敬奉佛教。事实证明,策划者的目的达到了,由于洗钵故事、伏虎故事的广泛传播,到广福寺求法的人越来越多。

元代末年,兵连祸结,广福寺遭受严重损毁。

明代万历二十四年至二十五年(1596-1597),浙江上虞人陈继畴出任泰兴县令。陈继畴是一位有作为的官员,上任第一年重修庆云寺,第二年重修广福寺,并在东南城墙上建起瞭望阁,即声名远扬的腾蛟阁,他还主持修编了泰兴县志。泰兴十二景(即《江城十二咏》)的后四景,也由他首先赋诗推广,并得到公认。

陈继畴进士出身,是位诗人,曾写下一首《修庆云广福二寺》,开头四句是:“去年修庆云,城隅表甲观。今年修广福,丹粉亦灿然。”从中可以看出,广福寺虽经重修,其风头已大不如前,泰兴第一寺的名号,从此让位于庆云寺。不过,广福寺并未从此淡出历史舞台,香火一直持续。“广福疏钟”作为泰兴十二景之一,知名度很高。

至清代乾隆年间,广福寺一度颓败,残破不堪。住持僧心慧、钦文决心募修,经过数年努力,广福寺得到初步修复。其后华枢法师建起尊经阁,高大轩敞,引人注目。

清同治五年(1866)在广福寺内建起性善义塾(不收学费的学塾)。光绪三十年(1904),同盟会员、知县龙璋在泰兴开新学风气之先,在1902年创办泰兴第一高等小学(今襟江小学)之后,又创办初等小学,称蒙学堂,地址在广福寺华严境旧屋。

193837日,日寇两架战机轰炸泰兴县城,投弹5枚,炸死军民10人,炸毁民房11间,广福寺大雄宝殿也被炸毁。解放后,广福寺残余寺舍约五十余间,后逐渐被拆除,改建泰兴县第一招待所,后演变为国际大酒店。

广福寺的影子,只留在陈继畴那首《广福疏钟》诗篇里:

斗转参横漏欲沉,钟声缥缈出丛林。

九霄曙色分仙掌,十院残灯照幻心。

风饶泮宫疑振铎,月来宫舍伴鸣琴。

逢僧漫订山中约,净业无如此地寻。

 

城隍庙

泰兴城隍庙始建于北宋咸平二年(999),南宋建炎元年(1127)金兵南下时被焚毁,绍兴年间(1131-1162)重建,元兵南下时又被焚毁,明洪武九年(1376)再建,其后一直维持旧制,以规模宏大,规制齐全而著称。

城隍庙坐北朝南,正对着天瑞巷。大门上方悬挂着巨大匾额,四周雕有二龙戏珠金漆图案,匾面蓝底金字,竖写庙名。面街是高大的四柱三门青石坊,坊上竖挂“孽镜台”匾额,两边石柱刻着对联:“是是非非地,明明白白天。”门前空地上,左右各有一口水井。八字墙前,左右各竖一根高高的旗杆。八字墙上,东墙刻着“彰善”,西墙刻着“瘅恶”,劝人弃恶扬善。门口有一对石狮子。两扇朱漆大门,画着秦叔宝、尉迟恭二位门神,楹联为:

泪酸血咸,悔不该手辣口甜,莫道世间无苦海;

金红银白,贪见了眼红心黑,岂知头上有青天。

大门堂内,左右栅栏里站着千里眼、顺风耳两尊神使,都穿着虎皮围腰,面目狰狞。按民间的说法,这两位负责打探世间消息,无论是谁,只要做下恶事,绝对瞒不过他们,总有算总账的那一天。

由大门向里约六十步是二门,三座门洞。二门东南是吕祖宫,西南是都土地祠、地藏殿。二门为楼阁式建筑,楼下是班房,塑有三班衙役,还有马夫马匹之类。楼上是戏台,雕梁画栋,装饰繁琐。每年春天演社戏,平常逢初一、月半出会大典,多数由还愿人出钱,市民看戏。戏台朝北,北面下方就是巨大的内广场,也就是主殿与厢房形成的四合院。广场中央,有两株银杏树,夏天能为看戏的人遮阴。

广场北为城隍庙大殿,上四级台阶,为殿前月台,正中安放一尊巨形铁铸鼎状香炉(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毁),月台三面有石围栏,三面皆有石阶上下。由月台再上四级台阶,便是气势宏伟的主殿,殿内天棚是雕刻精美的藻井。大殿前殿、后殿连为一体,屋面之间由锡板天沟相连,以利排水。正殿屋脊上饰有金色碎瓷葫芦,形制硕大,葫芦腰间系有手臂粗的四根铁索,用以加固。

大殿后堂是一幢五开间重檐楼宇,屋脊为二龙戏珠。19467月我华中野战军发起宣泰(宣堡镇、泰兴城)战斗,一发炮弹击中屋脊,龙珠被毁,幸未造成其他破损。

后堂楼后有土山一座,草木茂盛,为泰兴一景,近旁土山巷因此得名。

城隍庙是阴曹地府的衙门,按民间的说法,其职责有二:一是管理阴间人口;二是断案,给在阳间做过恶事的人算总账。

旧时认为,人死之后其魂灵首先要去城隍庙报到,“申报户口”,因此每个州县,包据比较繁华市镇,都建有城隍庙。泰兴城东的河头庄(今河失镇),因地处泰兴城、黄桥镇当中,还给当地人带来小小麻烦。河头庄的人去世后,死者亲属要专门去土地庙卜问土地公公,死者阴魂是去泰兴的城隍庙报到,还是去黄桥的城隍庙落户。

泰兴城隍庙很有特色,别处城隍庙只供奉一尊城隍爷、一尊城隍奶奶,在泰兴,城隍爷、城隍奶奶却各有两位。这是因为泰兴县治由柴墟迁来,既然是大搬家,没有理由丢下城隍爷、城隍奶奶,两位老人也要跟着“动迁”。问题是延令村早在999年就建起城隍庙,过了132年,才成为县治所在;更为麻烦的是,只要是神仙,就不会退休,更不会老死,城隍是恒久职业。也难为泰兴人,秉持中庸之道,找到折中办法——前庙后庙都是庙,两位城隍轮番供。于是乎,两位城隍爷轮班坐堂问事,隔年正月初一子时,接受泰兴县民献礼祭祀。一位上班履职,另一位则“带薪公休”,一年一换,公平公道。放眼全国,也是独一无二的。

图片1.jpg

(建国后改作他用的城隍庙大殿,题额:少年堂)

 

城隍庙大殿外东西两廊,是孽镜台彩塑,有十殿阎王,十八层地狱,二十四司。一个人在世做了坏事,纵然阳间疏漏不惩,死后被牛头、马面带至孽镜台前,阎王爷当面将其平生善恶一一指明。善恶相抵者,可由一殿秦广王直接引至十殿转轮王那里派生投胎,否则要按罪处罚。从一殿秦广王处转至二殿楚江王,三殿宋帝王,四殿五官王,五殿阎罗王(金面,俗称五阎王),六殿卞城王,七殿泰山王,八殿都市王,九殿平等王,十殿转轮王。按各自罪行轻重,分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刑:

拔舌地狱、剪刀地狱、铁树地狱、孽镜地狱、蒸笼地狱、铜柱地狱、刀山地狱、冰山地狱、油锅地狱、牛坑地狱、石压地狱、舂臼地狱、血池地狱、枉死地狱、磔刑地狱、火山地狱、石磨地狱、刀锯地狱。

光是听听这些名称,足以让凡间之人心惊胆寒。作恶之人,直到罪业消尽,才能带到十殿转轮王那里,给最终交代,或重生为人,或投胎变畜生。

在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旧时代,这样的告诫警示,固然应划入迷信范畴,统治者难逃愚民指控。然而,一分为二看历史,这样的另类教育并非全无作用,说它是封建时代的“遵纪守法”教育课,有些过誉,说成是劝人弃恶的威慑手段,还比较贴切。

1942年至1944年,城隍庙经过一次重修。抗战胜利后,国立徐州师范迁至泰兴襟江书院,改为江苏省立泰兴师范,原在襟江书院的襟江小学迁到城隍庙文昌宫。20世纪50年代,庙舍全部改作校舍。文化大革命期间破四旧,庙内塑像及所有设施均被毁坏,仅剩大殿。

1988年重建庆云寺,已改作少年堂的城隍庙大殿被拆,材料用于庆云寺大殿建设。城隍庙故址,在今鼓楼小学,古井、古银杏树尚存。

2009年,城隍庙获异地重建,新址在济川街道东联社区北湾河。

 

庆云寺

庆云禅寺是一座千年古刹,与城隍庙建于同一年,即北宋咸平二年(999),位置在庆延铺,里圈内城河西南,故址在今国庆西路以南,庆云花苑住宅区。

起初庆云寺规模较小。元朝时,因驸马蔡梦祥是泰兴人,皇帝将泰兴赠给公主为汤沐邑(赋税无须上缴朝廷),蔡家信教向善,捐献部分私宅用于庆云禅寺扩建。不过,直至明代,庆云寺规模都不大。明代不少皇帝信道教,上行下效,嘉靖元年(1522)庆云寺改为道观,更名碧霞宫,万历十四年(1586)复归佛门。万历二十四年(1596),知县陈继畴重修庆云寺,此后,庆云寺风头盖过唐代古寺广福寺,“庆云清梵”成为泰兴十二景之一。明末,经邑人朱一冯扩建,规模更大。朱一冯,泰兴人,曾任福建右布政使、山东左布政使。晚年朱一冯卸职回乡,主持扩建庆云寺,修有钟鼓楼、准提楼、千佛楼、定慧庵、西竺庵、普同塔院、崇福院。扩建后的庆云寺占地一百一十亩,香火旺盛。

至清初,庆云寺已是名闻大江南北的大丛林。顺治年间(1644-1661),高僧硕揆原志禅师和洪约禅师相继住持庆云寺,朝廷赐“敕赐庆云禅寺”楠木匾额悬于寺内。康熙十六年(1677),住持宜泽禅师建西竺庵。此后,有雪悟、旦孚、佛眉、德溥、妙懋、真济、照潭等多位名僧先后住持庆云寺,相继兴建、修缮殿宇。至光绪年间,有山门殿、天王殿、钟鼓楼、伽蓝殿、祖师殿、大佛殿、准提楼、千佛楼、定慧斋、崇福院等建筑,僧众数百人;此外还有下院法乳庵、观音庵、宝莲庵。光绪二十年(1894),庆云寺奉旨请得朝廷颁刻的《乾隆大藏经》,世称“龙藏”,至今珍藏。全寺黄墙黛瓦、飞檐翘角、古木参天,四周均为河水环抱,只有一石桥通入寺内,形成城中之城。

历代高僧中,有以讲经弘法著称的,如硕揆原志禅师;有以画画扬名的,如履苇禅师;有以书法见长的,如佛眉禅师;有以诗文流传后世的,如德溥禅师。

德溥,明末清初人,靖江人,字百泉,一字云庆,清康熙末期任庆云寺方丈,至雍正中期,前后历十余年,擅长写诗,著有《腰雪堂集》二卷。腰雪堂,旧时庆云寺精舍。庆云寺历代方丈中,数德溥禅师交游最广,与文朋诗友唱和最多。从清代开始,以庆云寺为题的诗篇不胜枚举,大量唱和诗词的出现,对繁荣地方文艺,扩大泰兴和庆云寺的知名度,起到了明显作用。

不妨来看看古代诗人笔下庆云寺的无尘美景:

王稚登:“处处林疑雪,声声漏似莲。”

陈继畴:“吏道风尘外,禅心水月前。”

何南金:“日融冰地成金色,月出霜林湛玉壶。”

王令树:“乘闲又过梵王家,万柳参差翠带斜。”

王令树:“何处妙香吹贝叶,当轩老树比娑罗。”

张丕扬:“阁前榴花灿纷披,凭栏欣赏心神怡。”

张丕扬:“楼头尺五瞻天近,碧树红霞不计层。”

德溥禅师:“半篱白菊开闲院,几点乌樯趁晚潮。”

德溥禅师:“闲院苔斑明露色,空阶竹影落风痕。”

王新铭:“株株梅就熟,处处草迎凉。仿佛曼陀雨,依微鼻观香。”

除了大量的唱和诗之外,德溥禅师还专门写下一组诗篇,《庆云十二咏》,即著名的庆云十二景,流布很广。

庆云十二景是:祖殿朝阳,经楼夕照,群公绘像,千佛呈光,疏钟吼月,清梵飘云,芳溪绿柳,深坞红桃,丈室紫薇,山堂翠柏,空庭舞鹤,古树栖鸦。

1940年,泰兴沦陷,伪十九师蔡鑫元部强占庆云寺为司令部,伪军毁坏僧房,砍伐古木,破坏极大。

泰兴城光复后,1946年,国民党军刘光宇部将团部设在庆云寺,修工事,建地堡,挖暗道,庆云寺再次遭毁损。19467月,新四军苏中“七战七捷”首战宣泰战斗中,刘光宇部依托庆云寺负隅顽抗,古建筑又一次受损。

解放后,庆云寺一直荒芜;“文革”期间,先作为接待站,后改为第二招待所,1973年大雄宝殿拆除,改建成第二招待所大楼。

198810月,于城西宝塔湾征地四十亩,重建庆云寺。

宝塔湾,西出泰兴城五华里。原有宝塔一座,名法轮塔,建于清康熙二年(1663),系本地人季式祖所建。季式祖,季开生、季振宜堂弟,曾任浙江昌化知县。塔高七层,近三十米,塔身外呈八角形,内为正方形。奇特的是,法轮塔自建成之日起,三百余年一直无顶。至于为什么无顶,学术界、宗教界一直没有结论。主要观点有两个:一说是资金不足,匆匆停工;一说是原设计无顶,或者是停工后不得不改变设计,为此还增添了泻水设施。

图片2.jpg

(庆云寺今貌,居中为法轮塔)

 

关于无顶宝塔,流传着众多传说。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一则寓言,几乎是家喻户晓。

说是此地原先叫金瓶湾,泰兴城西虽然地处低洼地带,但金瓶湾是一块荷叶地,无论水灾多大也不会被淹没。僧家看上这块宝地,在金瓶湾建起宝莲庵,规模宏大,共有房子九十九间半。后宝莲庵有缘请来佛宝,为收藏佛宝,打算建宝塔供奉,于是请来一班能工巧匠,筹划造塔。头家木工提出,由他先设计塔样,然后再施工。可是这个木匠什么正事不干,每天只顾埋头砍削一把斧子柄。到第七天晚上,监工终于忍无可忍,责问他:“请你设计塔样,你就这么设计?”头家木匠说:“木匠不论工,三年凿个吹火筒。设计宝塔是细致活,我要慢慢筹划。”监工说:“削斧子柄,小徒弟也能干,你这样分明是磨洋工。”头家木匠说:“要成大事,就得有副大肚量。算了,我不干了。”说着就把斧子柄朝塔基上一插,转身离去。天亮后,人们惊讶地发现,塔基上已长出一座七层宝塔,可惜没有顶子。大家叹息:如果肚量大些,再等一天,这七级浮屠,连同宝顶就全部完工了。

这则寓言故事,一直警示着泰兴人,要想成就大事,首先要气量大。

重建庆云寺,有好几处老庙遗址候选,宝塔湾因为有法轮古塔而胜出,成为庆云古寺的最终归宿。

1994年,泰兴市政府拨出专款,整修法轮塔。修葺一新的法轮塔位于搬迁之后的庆云寺西部塔院,高40米,外形为清代初年江南楼阁式。

至今,庆云寺仍是泰兴地区规模最大、香火最盛的寺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