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名人 返回

政坛俊杰

1、从政第一人  儒风流千年

——百官楷模潘及甫★

自隋唐开科举取士之先河,至清末废科举兴新学止,千百年来,泰兴学子刻苦读书,借助这一平台,踏上仕途的多如繁星。其间虽鲜有封侯拜相之辈,但宰辅、尚书之高官显爵却不乏其人,如礼部尚书尤袤,吏部尚书翟善,刑部、户部尚书李俨,兵部尚书张镜心等,位高权重,砥柱中流,皆一代之名臣 。而千百年来被誉为百官楷模者当推潘及甫莫属。

潘及甫(生卒年不详),字宪臣,泰兴人。 北宋庆历二年进士。

潘及甫青年时师从北宋理学先驱“宋初三先生”之一胡瑗习经学。庆历二年登进士科,历任怀仁县尉,筠州通判,分宁、霍丘、寿春知县,因有政声,改任为秘书丞、楚王宫大学教授。为泰兴有历史记载的从政第一人。在楚王宫大学教授任内,潘及甫严立学规、以身示范,要求王室成员知礼奉法,因而深得宋神宗赞许,遂提升为屯田员外郎、江州通判,授左朝散郎。

潘及甫常以高尚志向激励自己,并渗透显露于文章、言行中,当时官员及后辈书生多奉他为楷模,乐与交往。对亲族中之贫、寡、孤、幼者,潘及甫都能以恩德待人,收容抚慰。晚年患眼疾,不能阅读,便命其子侄诵之,潘及甫整日端坐静听,毫无倦容。谢世前一日,仍卧床听读《汉书》、《北周书》,并口授诗篇,分赠亲友而终。著有《文集》30卷。

潘及甫与兄潘希甫同榜进士,及甫子潘颖治平四年进士,侄潘晬熙宁三年进士,侄潘顗熙宁九年进士,侄潘颉、潘永页元丰二年同榜进士,从子潘熙元丰五年进土。潘氏一门两代八进士,史称绝无仅有,千古传奇。



(1)翟善: 官居宰相 无地起楼 ★

 

翟善(生卒年不详),字敬甫,泰兴县城人。明洪武二十一年入选国子监,授吏部文选司主事,后转任员外郎。洪武二十六年,主持吏部事务,升任吏部侍郎、代理尚书。洪武二十八年授吏部尚书。其时朝廷撤消丞相职位,吏部尚书实为百官之长。

据《明史》记载,翟善仿效唐代《六典》,把五府、六部、都察院以下各机构设官分职的制度,编集成《诸司职掌》1O卷,书成后,朝廷颁文刻行,公布于中外。随后又制定颁发“吏役考满给由法”,定期选拔优秀胥吏充任司、卫、府、县各官。翟善精通经学,奏对引经据典,对答如流,颇合皇帝心意,太祖对大臣们说:“翟善虽年少,其宇量宏阔,他人莫及也!”又说:“翟善,朕之良佐,何患天下不治者!”皇帝让工部为翟善在家乡营造府第,翟善恳切辞谢说:“家乡地狭,同宗亲属又多,而且臣在职没有什么政绩,那里敢花费国家的钱财呢?”洪武称赞道:“官居宰相位,而无地起楼,善与寇准同风矣!”皇帝又想免除翟善家的戍籍,翟善说:“今天下刚定,边防应该增强,臣一人岂敢违犯规定?”皇帝更为器重他。

 

(2)李俨: 洪武柱石 治国能臣 ☆

 

李俨(1328—1376),原名民瞻,明太祖朱元璋御笔改名俨。元至正四年乡试举人。

洪武元年李俨选充通赞官,洪武二年升宝庆卫知事,洪武三年转大都督府都事,洪武五年作《论辅治三计》,深得明太祖赏识。朱元璋称赞李俨“丰姿俊伟,词器轩昂,非寻常者流”,擢升为刑部侍郎,勅命前往陕西宣谕教化。行前,明太祖嘱咐李俨:“西秦之地,朕常亲临,卿此去当以至公处心,以符朕望”,并赐上方宝剑,让他“便宜行事”。李俨不负皇上厚望,,“岁未期,其地称治”。洪武六年四月,李俨回京复命,升任刑部尚书。同年十一月,调任户部尚书,朱元璋在任命诏书上盛赞李俨 :“前任刑曹,去非法,定五刑,决疑狱,允称其职胜,汉之廷尉正黄霸也不过如是。今掌户曹,联与定厥事,无不精审,决无再论,虽唐刘晏岂能过乎?朕当以柱石倚。”在奉天殿举行的任命仪式上,朱元璋赐李俨一品金织仙鹤袭衣金带,让他穿戴停当,由宋濂、刘基等人礼送回家。洪武七年,李俨升迁陕西行省参知政事,“国家建行省,以分镇方面,凡兵民之政皆领焉,任实重矣。居是职者,必才略足以经济,乃充称之尔惟懋哉。”洪武九年六月,李俨在陕西积劳成疾,卒官。消息传到京城,朱元璋下令“辍朝一日”,祭祀李俨。

李俨原为当涂人,娶泰兴望族朱十一公女为妻,生子三:珪、玺、琳。既卒官,珪等自陕西以骨榇归,依舅氏,而葬于姜溪之原。

 

(3)何棠:呕心沥血 积劳成疾☆

 

何棠(1472—1522),字爱之,号仲长,泰兴黄桥镇人。明正德六年进士。

何棠初任礼部祠祭主事。因忠诚笃实,勤政廉洁,声望颇高,礼部尚书毛澄甚为器重,不久,升任员外郎,后又升为郎中。因谏阻武宗南巡,受朝廷杖刑。正德十五年,出任直隶广平知府。广平府在今河北省南部,包括鸡泽、邯郸、广平等县,地处京畿,土地贫瘠,出产不丰,百姓十分穷苦。因介于大名府与河间府之间,帝王乘舆往来频繁,额外赋税、摊派极多,地方和百姓不堪负担。何棠到任后不久,即呈请当道说,广平府面积是其它府的一半,花费却与他们相等,很不公平,要求减轻赋税。这一请求起初没有获准,但何棠为民请命,不怕冒风险,经多次请求,最后得减其半,“民欣然加额以庆”。何棠则说,“守为民之父母,岂忍剥赤子以自安?”同时,何棠还呈奏改革官租驿传,减少种马,捕治豪强,百姓大为悦服。后因积劳成疾请求归里,不久辞世,“广平人得悉来泰致吊者甚众”。

 

(4)封源洁:廉洁贤能 兼理五县☆

 

封源洁(生卒年不详),宇一清,号益斋,泰兴人。明嘉靖十年岁贡,入太学,授许州判官,迁任荥泽知县;再任河阴知县。

当时河阴属郑州,由于赋役编派不均,加之胥吏从中舞弊,人民受害已久,逃亡过半。封源洁到任后,询问百姓疾苦,调查情况,剔蠹除奸,平均赋税,减免差役,不分贫富统一遵守,于是外逃者纷纷返乡复业,百年积害迅速革除。时郑州所属六县同有此弊,州官仰慕他廉洁贤能,又令他兼理其余五县。封源洁每到一县,发奸摘伏,兴利除弊,人民称便。

封源洁积劳成疾,辞官返乡,离任登舟时,行李萧然无几。时吴承恩题诗相赠:“试看舟中何所有,一琴一剑一书囊”。封源洁归田后,布衣蔬食,处之怡然。去世时,河阴百姓从数千里以外,来泰哭拜吊唁。

 

(5)何璇:兴利除弊 心系民瘼☆

 

何璇(1517—1552),字德斋,号丰里。泰兴黄桥镇人。明嘉靖二十六年进士。次年春,出任浙江山阴(今绍兴)县令。

何璇下车伊始,即约请当地百姓,询问民情风俗,了解民之疾苦,大力为贫困百姓减免赋税、减轻徭役,使他们得到休养生息。他还停止一切不必要的建筑,以节省财力。外出巡访,轻车简从,不讲排场。他为人宽厚而严明,平易而正直,县内如有灾情,他立即组织赈济;属员及百姓中有人生病,他亲自或派人前去探视。

何璇对待善良百姓“如冬日之日”,对待邪恶之辈“似夏日之日”。一些吏卒依仗自己在官府做事而作威作福,欺诈勒索良民,百姓视其如虎与蛇。他一方面制订条例,严加防范;一方面明查暗访,一旦发现有劣迹者,严惩不贷。对社会上为非作歹之徒,严加打击,更不手软。

山阴地处杭州湾,常有倭寇登陆骚扰。何璇虽一介书生,却颇通兵书,亲自指挥,操练士兵,以保地方和国家安全。

由于政绩卓著,何璇晋京受到嘉靖皇帝的褒奖,擢升为兵部主事。

 

(6)何镤:吏瘦民肥 遗爱一方 ☆

 

何镤(1549—1601),字肄卿,号襟宇,晚号黄谷山人,泰兴黄桥镇人。明万历十六年举人。

万历二十一年,何镤任德兴县知县。德兴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县份,但何镤的个人生活却十分清苦。明时的官员,知县年俸只有四十多两白银,往往靠征收钱粮榨取百姓。征粮食,说漕运时有损失;征银子,说火耗有损失,于是在正额之外,加收若干粮食或银子,叫做“耗羡”。何镤征收田赋,总是让百姓自兑自封,不肯有丝毫超过。

何镤审案十分精明能干。那些奸刁巨滑的老吏欺骗不了他,佐助他的六曹们只能奉行文书而已,不敢从当事人身上弄一文钱。不少吏员见无利可图便纷纷开溜,想物色一些人来接替,这些人也都是想方设法躲避。于是民间很快流传颂扬何镤的民谣:“何侯为令,吏瘦民肥”。

何镤离开德兴的那天,乡绅父老们沿途设宴相送,掩面哭泣道:“何侯为我们造福子孙,为什么突然把他调走啊!”德兴民众为他建了生祠,知府程道渊为他撰写了《永祀襟宇公生祠碑记》,吏部给事祝世禄为他写了《德兴县知县襟宇公德政遗爱碑记》。

何镤曾任白鹿洞书院洞主。著有《绣斧西征录》,《四库全书》总目有介绍。

 

(7)舒曰敬: 贫不能行 遗带換钱 ☆

 

舒曰敬(1558—1636),字元直,号碣石,江西南昌人,进士出身。任泰兴县令时,打击地方 “豪强”, “民甚戴之”。

舒曰敬为官清廉,脾气“强直”,得罪了下来考察的吏部官员,加之地方恶人告刁状,吏部免去了他的知县职务。听到消息后,数千百姓聚集衙门申诉,请求收回成命,但 “当事者执不可”。舒曰敬去官后“贫不能行”,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,只好将自己做官时的腰带解下来换钱作盘缠,见此情景,老百姓“哭声震市”,大家暗地里凑钱把舒曰敬的腰带赎出来,并专门在东门为这根腰带建了一个遗带亭。泰兴士子张京元又奔赴千里之外,找到状元公焦竑,请焦竑为舒曰敬立传。舒曰敬的遭遇引起焦竑的共呜,状元公欣然命笔,写下了传颂千古的名篇《遗带亭记》。百姓们在遗带亭内勒石立碑,碑文由张京元书写。

舒曰敬回南昌后,任白鹿洞书院洞主,“一时名公巨卿,多出其门”,“四方问业者,履满户外”。舒曰敬的门生中最为出名的是明末科学家、《天工开物》的作者宋应星。

 

(8)张茂枝:为人表率 敦尚名节☆

 

张茂枝(1622—1695),字因亓,号芝园,泰兴县城人。清康熙十五年进士,官内阁中书。任职期间,忠于王事,勤于职守,“朝野推崇”。

康熙二十八年夏,酷暑难捱,,朝廷命张茂枝“补缺西清一席”,赴“内阁办事”。时年68岁的张茂枝冒暑兼行,疾趋办事,积劳之余,旧疾举发,未数月,即辞官归乡。为了表彰张茂枝的功绩,朝廷敕授徵仕郎。

张茂枝“性严整,敦尚名节”,“见人慈爱恭敬”,“而其规过奖善,不遗余力”。张茂枝母亲去世后,“公哀毁骨立”, “典衣鬻钗以办,不累两弟” ;“后十余年,太翁增公殁,公哀毁如前”,“析箸之际以己所应得,公为祭产,俾子孙世守”;对兄弟,“兄弟同居,晨昏聚首”,至于济困扶危,张茂枝更是 “有如救焚拯溺,寝食不遑”,“大抵砥砺名节,扶持公道,不事党援,不入公庭,不立城府”,“邑中有吉凶不给者,必周之;有冤抑不白者,必伸之;有过失不改者,必争之”,“人有为非义者,咸相戒曰:‘毋使张君知也’。” 

张茂枝去世前,叮嘱儿子张丕扬严守道德规范,说:“吾一生坦白,上不欺天,下不欺人,自少至老,终不变节,今则视死如归,绝无留恋。”

 

(9)张玉履:垂橐归里 一尘不染☆

 

张玉履(1646—1728),字履上,号松峰,泰兴县城人。清康熙十八年进士。

张玉履初授山西长子县令时,十分关心民间疾苦,兴利除弊,整肃吏治,“凡刑名钱谷必躬必亲,不稍假权于幕友”。“清正廉洁,一尘不染,藉藉人口,古称邵杜,何以加兹。”离开长子县时, “邑人怀之,为立去思碑,建生祠祀焉。”

张玉履后任行唐县知县,善政善教,史称“字民肃吏,垂橐而反”。后人赞他:“性敏而仁厚,所在多惠政,闻两邑之民,或曰神君,或曰慈母,岘山渤海之谣,藉藉满辇下。”

张玉履两次担任顺天考官,康熙朝名臣保和殿大学士鄂尔泰、文华殿大学士蒋廷锡均出自其门下。雍正元年,鄂尔泰督扬州,拜见恩师时,张玉履要他“不爱钱,不畏势,不受请托,以求仰答君父”。雍正三年,张玉履八十岁生日,鄂尔泰准备到泰兴为其祝寿,张玉履力辞,鄂尔泰知道张玉履从不受礼,只好亲笔书写了一块屏风,派人送给恩师。

 

(10)吴存义:长跪劝捐 赈济灾民☆

 

吴存义(1802—1868),字和圃,自号荔裳。泰兴县城人。清道光十八年进士。先后任太仆侍郎、通政使、工部侍郎、礼部侍郎、刑部侍郎。

道光二十八年,吴存义因丁忧回家。次年夏,恰逢家乡发大水,引发饥荒。沿江百余里,房屋漂没,灾民只能栖息野外,白天靠买一点饼子充饥。吴存义倡议赈灾,亲自到富家劝捐,知县张行澍亦大力组织富户响应。富家捐出钱粮时,吴存义总是长跪说:“我替数十万灾民谢谢啦!”大家被他的诚意所感动,一个多月共捐钱十九万余缗,购买米谷。当时,有人劝吴存义说:“你乃朝廷命官,岂能下跪于民,这有丢官的危险。”吴存义全然不顾,遂核户计口,用小船分发灾民,从而做到了“饩不唐捐,境无道殣。”

吴存义告老还乡后,自奉清淡,却常为乡人排忧解难。每逢春节,必亲自逐户向左邻右舍贺年,虽茅屋陋居,亦不例外。

列表6:

入祀泰兴名宦祠名录


尤  袤宋礼部尚书 前知泰兴县 谥文简
岳  飞宋少保鄂王 前通泰镇抚使 谥忠武
吕秉直明泰兴县知县
蔡  暹明泰兴县知县
罗  贤明直隶大名府通判 前泰兴县知县
朱  箎明直隶扬州府推官 前泰兴县知县
张镜心明兵部尚书 前泰兴县知县
黄  连明泰兴县主簿
寇文禧明泰兴县训导
张行澍清赠知府衔 前泰兴县知县

列表7:

入祀泰兴乡贤祠名录


顾  昕宋孝子
茅  誧明都察院左都御史 谥忠愍
朱  昶明秦王府长史
翟  善明吏部尚书
张  羽明河南布政司左布政
何  棠明直隶广平府知府
张  羽惠明户部侍郎 巡抚延绥
季寓庸明吏部主事
张茂枝清内阁中书舍人
张蕃枝清附贡生
陆凤彩清赠中宪大夫 江西南康府知府
张丕扬清内阁中书

3、顶天立地  刚正不阿

――十大谏臣铁骨铮铮

泰兴民风淳朴,辨曲直,敢直言。泰兴人的这一品德,在泰兴谏臣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,其不畏权势,不以利趋,犯颜直谏,弹劾奸佞的故事不胜枚举,流传千古。

 

(1) “张氏三凤”●耿介御史张羽★

 

张羽(1467—1536),字凤举,号东田。泰兴县城人。明弘治九年进士。张羽历任淳安知县、宁海知县、江西道监察御史、邵武知府、河南按察史等职,后任河南左布政使,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,从二品衔。

张羽在御史任内 “晋内台,伸威提法,风裁徵明,不为利疚,不以势诎”、“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”。

武宗正德初年,宦官刘瑾专权。张羽不畏权势,仗义直言,弹劾刘瑾罪状,称刘瑾“为国家天下之大蠹”。他说:“身为王臣,复有言责,仰惭国家养士之恩,卒无裨益。” 为此,刘瑾一党将他打入锦衣卫狱。云南旧有银矿,太监私自开采,久为民害,张羽时任云南巡按,上书朝廷,停止私人开采。云南安宁州是权倾一时的杨一清的家乡,杨的儿子倚势犯法,“怙势殃民”,张羽照样 “挞而置之于法”。

张羽辞官归乡后,家无长物,县官知其贫,为买负郭田二顷,固却不受,戒家人毋与乡人争利。乡人赞道:“居官则秉道嫉邪,居家则杜门养重。”

史书评价:“正直立于朝,清介名海内” ,“直亮高洁,世鲜其俦。”

张羽著有《东田遗稿》二卷,是泰兴唯一入选《四库全书》的文集。

 

(2)“张氏三凤”●挂印知府张翀☆

 

张翀(1469—1526),字鹏举,张羽二弟。泰兴县城人。明弘治十八年进士。历任江西高县知县、福建道监察御史、江西广信府知府。

张翀入仕后敬德修业,立德立行。正德初年,张翀任江西上高县知县。任内,张翀治政“严明”,“卓有贤声”,“案无留牍,狱无滞囚,士民怀仰,称为良吏”。正德七年,任福建道监察御史,“风裁自持,弹劾无避,置考五品以下京职,一一得其实而服其心。” 嘉靖二年,升任江西广信府知府,广信地方在京城做大官的很多,这些京官的家属在地方上仗势欺人,鱼肉百姓,老百姓怨声载道。张翀到任后打击豪强,“小民见怀而巨室不悦”,土豪劣绅蓄意要扳倒张翀,但张翀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,他们只得在京城托人找关系,想把张翀调走。张翀愤而辞职,“毅然来归”。

 

(3)“张氏三凤”●铁骨诤臣张羽惠 ☆

 

张羽惠(1478—1555),字鹄举,号南溪,张羽八弟,泰兴县城人。明正德九年进士。官至河南布政使,与张羽、张翀号称“张氏三凤”。

张羽惠从小就确立了做一个敢说敢为、敢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正臣、良臣的志向。综观张羽惠为官的三十余年,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敢于“直谏”、“死谏”,“铁肩担道义,棘手著文章”。

张羽惠曾因为直谏,两次受杖刑。谏阻武宗南巡,受杖刑几死。嘉靖初,升为礼部郎中,因议大礼之争再受杖刑。

张羽惠著有《南溪奏议》2卷、《南溪遗稿》2卷。

 

(4)建文忠臣茅誧☆

 

茅誧(1349—1402),字大方,泰兴县城人。少负奇节,明洪武三年,被地方举荐到朝廷,授泰兴訓导,后升淮南学官。任满进京,被提升为秦王府长史。 

茅誧为秦王府长史时,明太祖曾用董仲舒辅佐江都王的典故勉励他。茅誧万分感激,到任后直言进谏,尽心辅政,未满一年,陕西被治理得井井有序。为显扬皇上训示,明其心志,茅誧在自家堂上挂上“希董堂”的匾额。侍讲学士方孝孺向与茅誧友善,意气相许,特地为其撰写《希董堂记》, 

建文元年,茅誧升任右副都御史兼吏部右侍郎。此间,明王朝发生了 “靖难之役”。作为朝臣,茅誧和方孝儒等都是坚定地站在建文帝一边。他们认为只有竭尽全力,积极抵抗,才能平息诸藩王的变乱,维护王朝的政权,进一步推进仁慈的文官统治。茅誧寄诗给镇守淮安的驸马都尉梅殷,勉励他矢志不渝,效忠朝廷,死守淮安,不让靖难军南下。诗意悲壮激烈,闻者为之动容。

朱棣夺取帝位后,屠杀 “靖难”之役中忠于建文帝的朝臣,茅誧亦在其列。面对朱棣的淫威,茅誧大义凛然,毫无惧色,慷慨赴死。

 

(5)风节名臣李植☆

 

李植(生卒年不详),字汝培,泰兴人。明万历五年进士,改庶吉士。

在翰林院期间,李植以天下为己任,心怀报效朝廷的愿望,每日认真研究国家典章制度,探讨治国大计。三年后被授为御史。当时太监冯保恃势揽权,李植上疏,揭发冯保十二大罪状。神宗震怒,下令逮捕冯保,李植也因此为神宗所信任。

李植一生敢于建言,治奸惩恶,尽职尽忠,与宦官权贵斗争,不阿附权势,表现了一个封建士大夫的高风亮节。《明史》载:“李植、江东之诸人风节自许,矫首抗俗,意气横厉,抵排群枉,不违乎正,而质之矜而不争、群而不党之义,不能无疚心焉。” 

万历二十六年,李植任右副都御史。驻辽统帅李成梁骄贵一时,子孙僮仆中持斧钺、领方镇、备宿卫的十多人,李植上疏弹劾其部下侵牟军实;监税太监高淮是个贪暴之徒,在辽东征税残暴不法,李植向朝廷送了奏本,纠正了高的不法行径。

李植著有《逋园诗集》、《言事记略》5卷。 

 

(6)军中纪功何棐 ☆

 

何棐(1464—1541),字辅之,号笃斋,泰兴黄桥镇人。明弘治十五年进士。初任福建浦城县令。正德二年经考绩,调任都察院陕西道监察御史。

何棐入京之时,正值宦官刘瑾等“八虎”猖獗之日。刘瑾依仗武宗的宠幸,把持朝政,打击异己,横行京城,不可一世。一日,何棐路遇刘瑾,刘瑾想拉拢他,夸他气宇不凡,将来必成大器,表示愿向都察院推荐,委以重任。事后,刘瑾的部下又暗示何棐去刘府拜谒。何棐生性刚直,婉拒说,国家以贤能选拔人才,我不敢求取。何棐任职期间,公正办事,监督粮储、江税,没有丝毫弊病,刘瑾也无法加害于他。

正德五年,何棐奉命整顿湖广军队。在此期间,他考核审查详细谨慎,军纪遂振肃。

正德六年,鄢本恕、兰廷瑞杀害方面大臣,僭号称王。皇上命刑部尚书洪锺为元帅,统兵讨伐。洪锺推荐何棐改任军中纪功(督军)。何棐到任后,秉公办事,大凡权贵显要所托所请,一概不加理会。八年,兰、鄢等逃至四川。洪锺任期已满,皇上命左都御史彭泽代之。何棐任期亦满,彭泽因何棐威令为兵将所重,仍奏留纪功。凡用兵方略,多所咨议。未几,兰、鄢等被捕,斩于襄阳,皇上赐何棐白金、绫丝,并于何棐宅第巷口敕建四牌坊以示嘉奖。不久,何棐升任广西按察司副使。尚未到任,重议军功,又提升为南京太仆寺少卿。

何棐之孙何镤曾将其有关西征的序、记、赠、咏、信札汇集成《绣斧西征录》刊行于世,该书目收录于1996年版《四库大辞典》。

 

(7)勇斗宦官张京诏 ☆

 

张京诏(生卒年不详),字明德,泰兴县城人。明万历四十年举人,时年十六岁。初任宁国县训导,后升迁湖广均州知府。

均州境内武当山有一个宦官,在地方上横征暴敛,弄得民不聊生。宦官的胡作非为,激怒了年轻气盛的张京诏,他不顾自己的前途,勇敢地站出来与宦官作斗争,幕僚劝他不要碰这个烫手山芋,他置之不理,三番五次出面阻止宦官恶行。谁知这个宦官后台很硬,张京诏根本撼不动他。一怒之下,张京诏放弃了大好前程,辞官而归。

 

(8)第一谏臣季开生☆


季开生(1627—1659),字天中,号冠月,泰兴县城人。清顺治六年进士。历任礼科给事中、兵科给事中。

季开生敦友谊,重意气,但一旦与其谈及关系到国计民瘼的大事,则慷慨激昂,目眦尽裂,并敢于直言上疏,为民请命。他先后给朝廷写过《军政考选成例疏》、《谨陈攻守六要疏》、《谨陈民情疏》等重要奏疏,是一位恪尽职守、无私无畏的言官。

顺治十二年秋,乾清宫建成,宫廷派内监往江南采购陈设器皿,京城传闻到扬州选购美女。季开生上疏极力谏阻,说:朝廷到扬州选购美女,百姓无知,惊骇异常,必将有嫁娶非时、骨肉拆离的惨状,乞请立即收回成命。顺治下诏斥其肆意诬蔑,投入刑部大狱,施以杖刑,流放尚阳堡。五年后,季在流放之所被光棍殴死,时年三十二岁。清初江南“三布衣”之一的姜宸英誉其为“清朝第一谏臣”。

 

(9)正直朴诚王令树 ☆

 

王令树(1651—1720),字树人,别字桐孙,泰兴县城人。清康熙十八年进士,历官富顺知县、礼部主事、员外郎、刑部郎中、山西道监察御史。

康熙四十五年会试时,王令树奉命监卷。按规定监卷是两名御史,满汉各一,汉人御史是王令树,满人御史是色克图。

王令树和色克图的职责是考前、考后管理试卷,考试时负责考场周围的巡视检查,但不准进入考场,考场另有皇帝钦命的“监试”负责。考试结束后,有人向皇帝反映,色克图曾于考试期间私自进入考场,康熙震怒,斥责主司不负责任,并将此事交刑部严查。一时间,参加主持考试的官员人人自危,但王令树却“坦白自信”, “敢于说正直的话”,两次上书康熙,说明情况,使色克图免于处分。康熙感其朴诚给予褒奖,在太和殿赐书“池花春映日,窗竹夜鸣秋”。后来,王令树将自己的诗集命名为《映日堂集》。

 

(10)风骨万金陈启文☆

 

陈启文(生卒年不详),字焕周,号虹江,泰兴县城人。清乾隆五十四年选贡,廷试第一,授工部七品官。

在工部任内,一件公事涉及工、户两部,户部咨文,并未答允。时总理户部者为和坤,盛势正炙,无人敢与抗争。陈启文只身到户部大堂请求重办,和坤十分惊讶,称赞道:别部一个七品小官,敢与我抗争,此人风骨不凡!立即更改前议,重新审理。

乾隆六十年,陈启文顺天乡试中举,升主事,历任员外郎、郎中。在部任职20年间,每遇悖理之事,敢于在上司面前据理力争,直至应允照办才罢。有人对陈启文说:“他日工作,你不要多言,只请停止争论三、五日,万金立等可致。现暂以白金二千,黄金百两为阁下祝寿。”陈启文辞谢说:“食其利而逃其责,可谓巧矣,造物恶巧,吾不为也。”

任甘肃西宁道员,会审东科尔寺案时,陈启文得知贵德厅同知隐匿盗窃案,臬司营私舞弊帮助隐瞒,遂揭发而得罪总督,最后以“唆使钦使,擅用驿传”罪名,谪戍至乌鲁木齐,道光元年(1821年)赦归。

陈启文居家十余年,对家乡利弊仍多所建言,立论肯切,风采卓然。曾以沙涨芦田入官之事,呈书当道,为民请命。著有《退斋賸藁》3卷。

 

列表8:

泰兴籍历代御史、给事中名录


姓  名功    名职          务
茅  誧洪武荐辟明都察院副都御史
张  羽惠正德九年进士明都察院副都御史
李  植万历五年进士明都察院副都御史
朱一冯万历二十六年进士明都察院副都御史
何  棐弘治十五年进士明陕西道监察御史
张  羽弘治九年进士明江西道监察御史
张  翀弘治十八年进士明福建道监察御史
李  柄天启二年进士明陕西道监察御史
季振宜顺治四年进士清广西道监察御史
王令树康熙十八年进士清山西道监察御史
李宗孔顺治四年进士清福建道监察御史  吏科都给事中
瞿伯恒同治十三年进士清福建道监察御史  刑、礼、工三科给事中
徐  昂弘治九年进士明兵科给事中
季开生顺治六年进士清礼科给事中
李  锦康熙十五年进士清刑科给事中



4、忠于职守 造福桑梓  

――十大贤令泽披后世

从三国时荒无人烟的隙地,到现代社会高度发达的滨江新城,在两千年的历史进程中,有一个群体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他们的名字理所当然地镌刻于青史,铭记于人们心中。

 

(1)闻名淮东的“汪泰兴” ☆

 

汪穀(生卒年不详),字次元,江西婺源人。进士出身,,北宋嘉祐间泰兴县令。

汪穀在泰兴任内,有一年发大水,田与江通,百姓无以为食,转运使仍向各县频催秋赋,不肯宽限。汪穀审视灾情,拒不执行,并豁免全部秋赋。转运使大怒,复办文催索,急如星火。汪穀毫不惊惧,处之自如。朝廷派遣龚鼎臣至淮南调查安抚。龚到泰州通知各县令聚至州衙,责备说:百姓已饿得不能生存,而你们却强行收赋,为民父母岂能如此?泰兴县令为救灾民,赦免田赋,值得推崇。龚即趁泰州知州宴请之际,邀汪穀入座,后又具奏章推荐。

当时,县内滨江地区,农民多依沙围田,因江潮冲刷,时间一久,沙溃田毁,而农民却仍需按原田亩数交纳赋租,此事经历数十任县令都无处求免,唯汪向龚鼎臣呼吁,奏请朝廷连同陈欠一并免征。汪穀为民请命,为泰兴百姓所赞颂,“汪泰兴”遂闻名淮东。

 

(2)断案如神的刘宰 ☆

 

刘宰(生卒年不详),进士出身,南宋嘉泰二年泰兴知县,因处事机敏,善于断案,深受百姓爱戴。

一次审讯杀人犯时,犯人陈述杀人原委称:曾在神前祈祷,刀跳三跳故杀三人,这是菩萨指示不能违犯。刘宰当场斥责其言行之荒谬,并请示上级,拆毁妖庙,将凶犯斩首示众。又尝巧判租牛一案:邻县某向泰兴某人租一牛,双方为儿女亲家。牛主亡故,亲家趁治丧之际偷走租券。牛主之子屡讼于官,不得直。后诉至刘宰前,刘即觅二丐,告以情由,假系入狱。审讯时,丐按嘱诡称盗牛卖于邻县租牛人,刘宰即派人同丐前往验看,租牛人称:“牛租自泰兴”。丐力辩为己所卖,租牛人急出示租券为证,遂与衙役相持到县。最后盗券者被迫还牛偿租。再如金钗案、不孝案均可见其苦心孤诣:一富室遗失一金钗,在场者为二女仆,送官后,均称冤枉。宰即令二人各领一芦管回家,明日验管。并宣称清白者管长不变,盗窃者管将长二寸。翌日审查,发现一管未动,另一管短却一段,讯问后,真相大白。

刘宰为教